时隔一年,微信红包商家为何集体倒戈?

发布时间:2020-01-04 21:36:04
浏览次数:82   
 
时隔一年,微信红包商家为何集体倒戈?

2016年才刚刚开始,互联网江湖就已经硝烟弥漫。相比2015年的春节,今年的春节来得更早,互联网公司的红包大战也在开年就拉开了架势,准备砸上亿的真金白银,给用户过一个“肥年”。

1月,围绕着今年春节红包有几件不得不说的大事:1月6日,微信红包宣布将此前将除夕前后5天的朋友圈广告收入统统用于发红包的基础上,这一时间将加码延长至10天;1月7日,支付宝作为猴年央视春晚的独家互动合作伙伴,与央视联合发布了今年春晚的互动新玩法——咻红包、传福气,首批合作品牌名单也同步出炉。

前后两天,微信与支付宝这对在红包上缠斗了三年之久的老冤家,分别公布了今年的合作伙伴名单,其中微信红包的合作伙伴有太平洋产险、长安福特、 恒大冰泉、恒大兴安粮油、新西兰咔哇熊奶粉、好买财富、微票儿、东鹏特饮、益达、云南白药牙膏、流量宝、上海家化、理财通;

支付宝红包的目前已经敲定的合作品牌商则有:众安保险、泰康在线、民生保险、华为手机&荣耀手机、瑞东集团、众安保险、复星集团、老庙黄金、Club Med地中海俱乐部、德邦证券、德邦基金、恒利证券,滴滴出行、微鲸、字火腿、巨人网络、优酷土豆、天弘基金、恒大冰泉、恒大兴安粮油、恒大新西兰咔哇熊奶粉、银泰商业、魅族等。

从数量上来看,第一回合支付宝胜出,背靠央视春晚,并拉上阿里及蚂蚁全生态资源支持的支付宝红包,无疑更受商家的偏爱;而从参与的品牌上来看,又有几分蹊跷:华为与泰康,都是2015年与微信合作过的品牌,今年却选择投入了支付宝的怀抱;滴滴、众安保险也都有与腾讯有着密切的股权关系。再看看去年微信的小伙伴们,京东、微店、陆金所,今年也都迟迟未与微信红包合作,如此多的品牌商家“倒戈”,微信出了什么问题?

支付宝与央视春晚合作发布会的现场,泰康在线的CEO王道南非常含蓄地说出了“倒戈”的原因:“去年我们也参加了春晚红包的活动,当然我们是花了大钱的,也学到了很多的经验”。

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?经验往往是和”教训“联系在一起的,去年花了很大的价钱,学到了经验,今年于是不再与微信合作,那么到底是经验,还是教训,群众一看就有判断了。

至于王道南说的这个花了大钱的”经验“到底是什么经验,张小龙在今天上午的微信公开课中也略微透露了一些信息。在上午的演讲中,张小龙坦诚“去年春晚尝试发了很多优惠券,但90%多都没有被使用。”

商家在微信投入了上千万的资金给用户发红包,本意是提升自己的品牌知名度,并将来自平台的大量用户转化为交易。但2015年春节,大家记住的只有“微信发红包”,没有人记得背后出钱的这些金主,受制于微信的社交属性,交易的转化也低到“90%的优惠券都没有使用”,最终换来的只是微信号的涨粉。如果你是商家,这笔买卖是赚是亏呢?

更何况,今年微信已经走下神坛,不但公众号打开率大幅下跌、微商大批量倒闭,就连“亲儿子”朋友圈广告也不得不自降身价,最低5万元就可以发布一条广告,可谓是“跳楼价”,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,“没有无缘无故的打折,朋友圈广告的降价戳破了其巨大的价值泡沫”。

而今年支付宝拿下了央视春晚的独家合作,加强了“双屏互动”的电视端的引导。加上阿里系本身足够强大的商业基因,蚂蚁金服具备的互联网金融属性,以及支付宝的4亿实名用户,能够帮助企业以支付宝红包为平台和入口,帮助企业进行后续雨消费者的沟通和推广,品牌商家纷纷倒戈也并不奇怪。毕竟,虽然从用户活跃数和流量上来说,微信仍是无可质疑的第一,但这是微信自己的用户和流量,与商家没什么关系。

离春节红包还有一个月,双方的招商大战已初见胜负,今年的红包支付宝的也许会比微信“厚实”不少。

时隔一年,微信红包商家为何集体倒戈?公海堵船710官方网站欢迎访问
 

上一篇:时光映画创始人:我的公司是如何倒下的

下一篇:没有了